2019年10月25日

1940:中國希望在延安——中國共產黨理論構建的成熟與抗日戰場的戰略性進攻

1940年,中國的全面抗戰進入了第四個年頭。面對國內外極為復雜多變的形勢,中國共產黨高舉民族解放的大旗,發揮中流砥柱的歷史作用,繼續承擔起拯救民族于水火的歷史重任,帶領中國人民無畏艱險,敢于斗爭、善于斗爭,為中國抗日戰爭和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最終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立下彪炳史冊的功績。

  (一) 

  進入1940年,國際形勢發生深刻變化。德軍打敗了英法兩國軍隊,接連侵占丹麥、盧森堡、荷蘭、比利時、挪威諸國。希特勒以閃電戰燃起的熊熊戰火,迅速席卷半個歐洲。1940年9月,德、意、日正式結成了三國同盟,法西斯勢力猖獗于一時,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進入極為艱苦的時期。

  國際形勢的變化,深刻影響了中國的抗戰形勢。受德、意在歐洲戰場勝利和英美在東方妥協政策的刺激,日本侵略者急于抓住這“千載一時之良機”,叫囂要迅速解決“中國事變”問題,以抽出兵力南進擴張。為此,一方面發動了棗(陽)宜(昌)等戰役對國民黨政府加以軍事威逼,另一方面,則實施所謂“桐工作”計劃,再次對其進行誘降。與此同時,日本侵略者進一步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和抗日根據地作為進攻的主要對象,加強對各根據地的“掃蕩”與封鎖,妄圖不斷“蠶食”和消滅敵后抗日力量。

  在此形勢下,國民黨統治集團內的動搖、倒退、投降和分裂活動日益嚴重。以汪精衛為代表的國民黨親日派公開投降,并于1940年3月拼湊成立了日本占領區內的統一的偽中央政府。以蔣介石為代表的國民黨親英美派集團雖然繼續抗日,但卻表現出很大的動搖性和妥協性,于1940年3月和6月先后兩次與日本展開正式談判。國民黨頑固派不斷策劃反共行動,制造軍事摩擦,直至發展為掀起反共高潮。這些都對中國的抗戰事業和歷史進程帶來了深刻影響。

  面對國內外形勢的深刻變化,中國共產黨堅守初心,沉著應對,堅持抗戰、團結、進步的方針,為完成歷史賦予自身的艱巨使命而不懈奮斗。

  (二) 

  1940年1月9日的古城延安,“雖是冬天,中午的陽光卻使人感到暖和,延河里結的厚冰上也化出了一薄層潤滑的水。”

  陜甘寧邊區文化協會第一次代表大會的會場上,氣氛熱烈非凡。從下午一直到“入夜點起煤氣燈的時分”,“擁擠在會場里的五六百聽眾”都在認真聆聽著主席臺上一位雖身著普通灰布棉軍裝,卻“精神煥發”者的講演,并深深被“他的精辟見解和生動話語所鼓舞、所吸引,聚精會神,屏息靜聽,情緒熱烈,不時響起一陣陣的掌聲。”

  這位演講者正是毛澤東。他演講的題目則是《新民主主義的政治與新民主主義的文化》。

  在這篇后來被修改、補充并改名為《新民主主義論》的著名演講中,毛澤東對“中國向何處去”等一系列世人矚目的重大問題進行了科學解答。它和毛澤東此前發表的《〈共產黨人〉發刊詞》及《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等重要著作一起,在中國第一次旗幟鮮明地提出新民主主義的完整理論,并對其作了系統性闡述。

  在這些光輝的歷史文獻中,毛澤東科學闡明了中國的社會性質和中國革命的歷史特點,鮮明指出中國革命的歷史進程:“必須分為兩步,其第一步是民主主義的革命,其第二步是社會主義的革命,這是性質不同的兩個革命過程。”其中,“民主主義革命是社會主義革命的必要準備,社會主義革命是民主主義革命的必然趨勢”。

  毛澤東指出,五四運動之后,“中國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的革命,已不是舊式的一般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的革命”,而是“新民主主義的革命”,“就是在無產階級領導之下的人民大眾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已經包含了社會主義的因素,它“雖然在一方面是替資本主義掃清道路,但在另一方面又是替社會主義創造前提”,而這一點,也正是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這兩個階段能夠聯系在一起的內在邏輯。

  在這次演講中,毛澤東明確提出了中國共產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的基本綱領:在政治上,要推翻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壓迫,建立一個“在無產階級領導下的一切反帝反封建的人們聯合專政的民主共和國,這就是新民主主義的共和國”;在經濟上,“大銀行、大工業、大商業,歸這個共和國的國家所有”,沒收地主土地,分配給無地和少地的農民,并引導農民發展合作經濟;在文化上,則是廢除封建買辦文化,發展“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

  在演講的結語中,毛澤東用他濃厚的湖南鄉音向世界豪邁地宣稱:

  “新中國站在每個人民的面前,我們應該迎接它。”“新中國航船的桅頂已經冒出地平線了,我們應該拍掌歡迎它。”“舉起你的雙手吧,新中國是我們的。”

  關于當時的形勢,毛澤東曾形象地描繪道:“抗戰以來,全國人民有一種欣欣向榮的氣象,大家以為有了出路,愁眉鎖眼的姿態為之一掃”,“但是近來的妥協空氣,反共聲浪,忽又甚囂塵上,又把全國人民打入悶葫蘆里了”,“于是怎么辦,中國向何處去,又成為問題了”。

  如今,伴隨著毛澤東精辟講解和豪邁宣言,大家感到“撥開了迷霧”,心中的疑問一掃而光,對“中國向何處去”有了明確答案,對中國革命的未來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毛澤東對新民主主義理論的完整論述,標志著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毛澤東思想,得到了多方面展開而趨于成熟。這一理論成為引導中國人民在各種艱苦卓絕條件下奮勇前進的光輝旗幟,對抗日戰爭和中國革命取得最后的勝利起到了重大的指導作用。

  (三) 

  1940年,是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理論、政策和策略獲得重大發展的一年。

  抗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后,隨著國民黨“防共”“溶共”等一系列反共方針的出臺和實施,國內政治形勢逐漸發生了逆轉。

  1939年冬至1940年春,為削弱以至逐步消滅共產黨在華北的力量,國民黨頑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以重兵向陜甘寧邊區、晉東南和冀南的抗日根據地等發動了較大規模的武裝進攻。對此,根據地軍民堅決予以有力反擊,隨即又派代表與其展開談判,達成停止武裝沖突、劃定駐地、分區抗戰的協議,成功打退了這次反共高潮。

  同時,在思想戰線上,中共也迎擊了國民黨的進攻,對其中國“不需要社會主義”等瘋狂叫囂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駁斥與反擊,這也正是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發表一系列文章,系統闡述新民主主義理論的一個重要原因。

  為堅持和鞏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共明確提出堅持抗戰、團結、進步的方針并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以斗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退讓求團結則團結亡,“這一真理,已經逐漸為黨內同志們所了解”。但是,正如毛澤東所指出的,當時“不了解的依然還多”。

  為進一步統一全黨思想,也為了系統總結打退第一次反共高潮的經驗和教訓,毛澤東于1940年3月在延安高級干部會議上作《目前抗日統一戰線中的策略問題》的報告,針對當時黨內出現的“左”的傾向,全面論述共產黨必須堅持對國民黨實行又聯合又斗爭,以斗爭求團結的政策。

  毛澤東認真考察了國內外,特別是國內的政治形勢,明確指出:“爭取時局好轉,克服時局逆轉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他明確指出:“抗日戰爭勝利的基本條件,是抗日統一戰線的擴大和鞏固。而要達此目的,必須采取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反對頑固勢力的策略。”毛澤東強調,同頑固派斗爭,必須堅持自衛、勝利和休戰的原則,“換一句話來講,就是‘有理’,‘有利’,‘有節’”。

  12月25日,中共中央發布《論政策》的黨內指示,進一步闡述了統一戰線的策略原則,特別指出對頑固勢力和各個帝國主義都要進行具體分析,加以區別,在區別的基礎上建立我們的政策。指示還全面說明了黨關于政權組織、勞動政策、土地政策、稅收政策、鋤奸政策、人民權利、經濟政策、文化教育、軍事政策等各項具體政策。這些都在最大限度上孤立了極少數反共頑固派的同時,廣泛爭取了一切可以爭取的進步力量,鞏固和發展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中共中央還指出,在爭取時局好轉的同時,也要“充分地準備應付可能發生的任何地方性和全國性的突然事變”。在此問題上,要使全黨全軍在精神上有所準備,在工作上有所布置。否則,“就將再犯一九二七年的錯誤”。

  正是在深刻總結歷史上正反兩方面經驗的基礎上,中國共產黨創造性制定和執行了一整套關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理論、政策和策略。而一系列事態證明,它們的提出和執行,為中共成功應對各種危局,堅持抗戰到底,發揮了重大的指導作用。

  第一次反共高潮失敗后,國民黨頑固派把反共重心轉向華中。1940年9月中旬,國民黨頑固派在蘇北黃橋向新四軍發動無理進攻。面對強敵來犯,人民軍隊集中優勢兵力,采取誘敵深入等戰術,于10月上旬消滅國民黨軍1.1萬人,成功鞏固了蘇北抗日根據地。

  此后,面對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特別是其最高峰——1941年初的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也是毫不畏懼,妥善應對,采取在政治上取攻勢、軍事上取守勢之方針,同其展開了有理有利有節的斗爭,成功打退了這次反動高潮。

  這再次證明了中共對國民黨頑固派采取的策略方針的正確性。同時,也證明了中共中央的領導在政治上已經完全成熟,面對艱難多變的環境,能夠正確處理各種難題,成功駕馭整個局勢的發展。

  (四) 

  “百年積弱嘆華夏,八載干戈仗延安!”

  進入戰略相持階段后,日軍逐步把其主要兵力用于進攻敵后抗日力量。從1938年11月到1940年底,日軍僅在華北地區出動千人以上的大規模“掃蕩”就有109次,使用兵力在50萬人以上。在此情況下,中國共產黨肩負起抗擊日本侵略軍的主要責任。

  面對新的形勢,1940年2月10日,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明確規定了八路軍、新四軍的戰略任務,即:粉碎敵人的“掃蕩”,堅持游擊戰爭,打退投降派和頑固派的進攻,將華北、華中連接起來,建設民主的抗日根據地,鞏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爭取時局好轉。

  在淪陷區,中國共產黨也領導人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反日斗爭。1940年9月18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開展敵后大城市工作的通知》,指出開展敵后城市工作的重要意義,對淪陷區城市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成立了由周恩來負總責的中央敵后城市工作委員會,領導與推動整個敵后城市工作。

  在血與火的斗爭中,中共廣泛動員人民、依靠人民,領導人民抗日武裝,頑強戰斗。東北、華北,華中、華南……長城內外,處處聽到抗日救亡的怒吼,大江南北,時時可見人民軍隊奮勇殺敵的英姿,日本侵略者深深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1940年8月至翌年1月,為堅決遏制當時的投降和妥協暗流,同時也為了打破日本侵略者的“囚籠政策”,八路軍總部在華北發動了一次大規模主動出擊,因參戰部隊達到105個團20余萬人,故名之為百團大戰。

  這是全面抗戰以來八路軍在華北發動的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略性進攻戰役。8月20日夜,戰斗按預定時間全線打響。日軍被攻于不備,驚慌失措,一時間“淹沒在八路軍和人民群眾大破襲的火網之中”。對這場戰役,著名美國記者史沫特萊曾這樣描述:“整個華北地區,從晉北山區到東海岸,從南面的黃河到北面的長城,都成了戰場。戰斗夜以繼日,一連廝殺了5個月。一百團人打擊了敵人的整個經濟、交通和封鎖網,戰斗是熾烈而無情的。”

  百團大戰“有如一陣暴烈的霹靂,轟動了整個華北戰場,以至于全中國全世界”,到12月初,共進行大小戰斗1824次,斃傷日、偽軍2.5萬余人,俘日軍281人、偽軍1.8萬余人。此外還破壞或摧毀了大量鐵路、公路、橋梁、隧洞、火車站、敵堡和據點,繳獲一大批武器和軍用物資。面對慘重損失,日本侵略軍不禁哀嘆:“共軍乘其勢力的顯著增強,突然發動的百團大戰,給了華北方面軍以極大打擊。”

  百團大戰大大遏制了國民黨內妥協投降的暗流,以事實駁斥了對“八路軍游而不擊”等惡意誣蔑,堅定了中國人民爭取抗戰勝利的信心和決心。在人民軍隊的輝煌戰績面前,蔣介石也不得不致電嘉獎,稱:“貴部窺此良機,斷然出擊,予敵甚大打擊,特電嘉獎。”百團大戰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國共產黨及其所領導的人民軍隊是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是爭取抗戰勝利的唯一希望所在。

  在1940年,中國共產黨領導抗日民主根據地軍民積極開展對敵作戰,多次粉碎日、偽軍的“掃蕩”“清鄉”,大量殲滅了日軍的有生力量。從1938年到1941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抗擊日本侵略軍的比例分別達到58.8%、63%、58%和75%。到1940年底,僅新四軍即在兩年多的敵后抗日游擊戰中,共對日、偽軍作戰2700多次,斃傷俘敵5.5萬人,繳獲大量武器。在嚴峻的斗爭形勢下,無數的共產黨員和革命戰士為民族和祖國付出了一切,包括生命。他們為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作出了卓越貢獻。

  在戰斗中,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也不斷得到發展壯大。到1940年底,除東北抗日聯軍外,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發展到50萬人,此外還擁有大量的地方武裝和民兵。除陜甘寧邊區外,已經建立了16塊抗日民主根據地,共擁有近1億人口,在全民族抗戰中發揮越來越突出的重要作用。

  (五) 

  抗日民主根據地是全面貫徹和實現中國共產黨的新民主主義理論和全面抗戰路線的堅強陣地。把根據地建設好,是擺在中國共產黨面前的一項重要任務。

  各項建設中,政權建設是首要的也是根本的問題。隨著敵后抗戰的不斷深入發展,各抗日根據地普遍建立了不同形式的抗日民主政權。1940年3月,在此前多方探索的基礎上,中共中央發出《抗日根據地的政權問題》的指示,明確指出:“我們所建立的政權的性質,是民族統一戰線的。這種政權,是一切贊成抗日又贊成民主的人們的政權,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于漢奸和反動派的民主專政。”

  指示還規定:“根據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權的原則,在人員分配上,應規定為共產黨員占三分之一,非黨的左派進步分子占三分之一,不左不右的中間派占三分之一。”此外,指示還對相關政策和施政方針等問題作了具體規定。“三三制”切合當時實際,既保證了共產黨在政權中的領導地位,又能夠廣泛地團結小資產階級群眾,爭取中等資產階級和開明紳士,調動各方面的積極因素,進一步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此后,根據地建設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按照指示,各根據地都根據“三三制”原則對原有的政權組織進行了充實和調整。根據地推行減租減息政策,大力發展工農業生產和科學教育文化衛生事業,在黨的自身建設以及貫徹黨的民族政策、加強民族工作等方面均取得了重大成就。

  在中共的正確領導下,抗日民主根據地政治清明,政府清廉,經濟發展,民族團結,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1940年,毛澤東曾不無驕傲地指出:“陜甘寧邊區是全國最進步的地方,這里是民主的抗日根據地。這里一沒有貪官污吏,二沒有土豪劣紳,三沒有賭博,四沒有娼妓,五沒有小老婆,六沒有叫花子,七沒有結黨營私之徒,八沒有萎靡不振之氣,九沒有人吃摩擦飯,十沒有人發國難財,為什么要取消它呢?”

  抗日民主根據地,特別是陜甘寧邊區的進步、發展與光明,與國民黨統治區的落后、腐朽和黑暗形成鮮明對比。這一點,不但在無數沖破重重阻礙來到圣地延安的進步青年心中引起強烈震撼,也同樣給諸多到訪的社會各界人士留下了深刻印象。陳嘉庚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

  1940年5月31日至6月8日,著名南洋華僑領袖陳嘉庚率南洋華僑回國慰勞視察團到延安進行了訪問。在延安期間,他得到毛澤東、朱德等中共領導人的熱情會見,并就國共合作及抗戰形勢等國人普遍關注的問題進行深入交流,相談甚歡。此外,他還多次進行了實地走訪、考察,對中共的政策主張,邊區的施政綱領及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項建設有了較為深入的了解和直觀認識。

  訪問延安之前,陳嘉庚曾先到過重慶,耳邊一度充斥著國民黨關于共產黨的各種污蔑言論。經過實地考察,陳嘉庚認識到這些都是不實之詞,轉而充滿了對中共的欽佩和贊慕之情。在重慶,國民黨為拉攏陳嘉庚,曾以巨資招待他,但他卻對鋪張浪費、奢侈應酬深為不滿,更對國民黨政府官員的紙醉金迷和貪污腐敗憤郁不平。在延安,陳嘉庚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他到后第二天晚上,毛澤東專門設宴款待,最名貴的菜不過是一味雞湯。毛澤東還抱歉地解釋說:我沒有錢買雞,這只雞是鄰居老大娘知道我有遠客,特地送來的。母雞正下蛋,他兒子生病還舍不得殺呀!其誠懇、盛情而又簡樸無華之處,令陳嘉庚深為欽敬。

  陳嘉庚對延安濃厚的民主氛圍也多有感觸。一次他與毛澤東會談時,因為場地較小,人員較多,很快座位就坐滿了。這時一勤務兵遲到,望見長板凳上毛澤東身邊略有空隙,便硬是擠身坐下。只見毛澤東向這名士兵望一望,微笑著把身軀移開一點,以便讓他坐得更舒服些。他還看見,一次吃飯時,朱德晚到,便自己盛了飯,雜在勤務兵中狼吞虎咽吃得非常香甜。聯想到重慶國民黨官員的等級森嚴、作威作福,陳嘉庚不禁感慨萬千。他后來感嘆道:“中共統治區內,吏治之清廉,民心之歸向,較諸蔣政府統治地區,又有天淵之別!”“余觀感之余,衷心無限興奮,夢寐神馳,為我大中華民族慶祝也。”由是他斷定,“國民黨必敗,共產黨必勝”,“中國的希望在延安”!


發布時間:

您的位置:

北京赛車pk开奖记录